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常州晚报》“法治大讲堂”邀请到我院法官进行主讲

发布时间:2016-3-15 浏览次数:4074

      2016年3月12日《常州晚报》“依法治市大讲堂”邀请到我院少年家事审判庭韩洲晶与孙舒妤两位法官从所办案件中挑选了3件典型的家事案件进行主讲,现将全文转发。


法官巧断“家务事”之

断案情,还要想办法不断了亲情 

法官巧断“家务事”之2


    法官审判案件,自然首先要明断案情,审理家事案同样不会例外。然而,家事法官断的家务案,原被告双方不是具有血缘关系的至亲,就是原本曾经恩爱的夫妻,为了不让亲人之间因为一场官司结下怨仇,他们审清问明案情的前提下,在化解当事人双方矛盾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功夫。


    本期依法治市大讲堂,我们推出看法官巧断“家务事”的第二板块:“断案情,还要想办法不断了亲情。”

 1

时隔一年,一对曾经闹离婚的小夫妻 给法官送上感谢信

幸亏听了你的话

    我们现在很幸福


    “尊敬的法官,我们要谢谢你。当时幸亏听了你的话没有离婚,现在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幸福……”这是一对到法院闹离婚的小夫妻给新北法院韩洲晶法官写的感谢信。


    阿辉与小倩结婚3年,孩子出生没满半年,2014年小倩起诉到法院,要离婚。原因是阿辉对她动了手。而动手的那天,是在给孩子办满月酒的酒席上,还当着那么多亲戚朋友的面。


    原来,孩子办满月酒那天,阿辉的奶奶给孩子买了一个金挂坠,阿辉想给孩子挂在脖子上。而小倩却不让。她说挂坠太重,孩子的脖子受不了。而阿辉是个孝子,他认为挂了奶奶买的坠子,老人家会很开心的,所以坚持要挂。小倩说了一句,“这有什么的,我奶奶给孩子买了一个坠子70多克的,都没挂。”


    话刚说完,阿辉突然冲上前,对小倩动了手。当时小倩抱着孩子,孩子差点掉在地上。小倩的母亲立即过来救驾,接住了孩子,可脸上却被阿辉打到了。两家人闹得不欢而散。


    在法庭上,阿辉表示后悔,他说自己当时实在太冲动了。法官问他当时为何这么冲动?阿辉说,小倩家庭条件好,经常看不起婆家人,说话做事经常对婆家人很不敬。他平时一直忍着,事发那天心里积累的负面情绪一下就爆发出来了。


    可小倩说,当天自己那句话,确实没有特别意思。就是担心孩子脖子上挂的太多,怕勒坏。“你不想想,结婚前,你没有钱我坚持跟了你,现在你有钱了,我还会看不起你?”小倩感到很伤心,坚持要离婚。


    “牙齿和舌头都要打架的,不要说是两口子过日子。”法官开始做双方工作,你们恋爱时为什么没有发现对方有这么多缺点?为什么结婚了,为这么点小事情就要吵架?


    法官的一席话令小倩心动了。她开始反省自己,平时说话大大咧咧,想说什么就说,从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而在一旁的阿辉则主动向小倩道歉,说自己再怎么心里有气,不该动手。


    法官见双方感情回暖,当即出具调解书,让这对小夫妻在上面签了字。

2

儿子在房产证上写了儿媳名字,妈妈不干了 

法官几次三番做工作,最终让两起官司撤了诉

 

    谢大妈今年60多岁,她起诉到法院,要求撤销当初赠送给儿子的一套房产。理由是,儿子未经她同意,在房产证上添加了儿媳的名字。


    原来,早在2007年时儿子结婚前,谢大妈将自己的一套房产赠送给儿子。不久前,她发现房产证上多了儿媳的名字。


    事后,谢大妈去质问儿子,可儿子却说,这房子既然是他自己的,他自己有权这么做。


    儿子这么一说,谢大妈生气了。她认为现在儿子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了。一气之下,起诉到法院。


    而此后不久,谢大妈儿媳朱女士也起诉到法院,要求跟丈夫陈先生离婚。


    为了一套房子,闹得母子不和,夫妻反目。法官考虑到这是一起普通的家庭琐事引发的“家务事”纠纷,于是将两起案子并案审理。为了照顾各方情绪,法官分别对三人做了背对背沟通。


    谢大妈告诉法官,这房子是她和老伴送给儿子的,当时之所以要求房产登记在儿子名下,主要是考虑到儿媳比儿子厉害,担心儿子今后会吃亏。现在原本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儿子变成这样,她认为都是儿媳唆使,今后儿子肯定要吃大亏,所以才起诉到法院要求撤销房产。


    朱女士则称,她主要是考虑到婆婆对自己太苛刻,老是防着自己,不把自己当一家人。而陈先生则表示,自己在母亲和妻子之间太为难,不知如何决断。


    了解到各方的真实想法后,法官分别做了工作,“儿媳过了门,就是一家人。”法官对谢大妈说,“既然是一家人,为什么要另眼相看呢?你这样不放心儿子,能管得住他一世吗?日子还是要他们自己过,你这样横加干涉,不是对他们好,反而会添乱。”


    见谢大妈有点感触,法官继续说,这房子按照法律规定,既然已经赠送给儿子,就属于他个人财产,他个人财产自己有权处分。而你要撤销赠与,并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


    最终,谢大妈提出撤诉,并向儿子儿媳道了歉。而朱女士也同时撤回了离婚诉讼,一家人回到了其乐融融的状态。

 

 3

    在法官的主持下, 两个曾因琐事大打出手的亲家握手言和, 而最终离异的夫妻也相约——

离婚了,我们也不要做仇人 

 

    小芸老家山东,典型的北方女子,说起话来嗓门特别大。小芸的丈夫阿木是徐州人,两人在常州打工期间认识,后来恋爱、结婚,在常州买了房子定居下来。


    2014年,两人孩子出生,阿木叫来父母照顾孩子。从这时起,两人的矛盾开始了。小芸脾气冲,跟公公婆婆处不好,经常为了一些琐事跟婆婆吵架。


    有一次,婆媳俩为了照顾孩子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小芸一气之下去找自己弟弟来帮忙。她弟弟一听姐姐受婆家气了,当即叫了七八个人,陪着姐姐上门讨说法,并要抢走孩子。结果,在此过程中,双方还真动了手。冲突中,阿木的父亲、妹妹(未成年)被打伤。后经法医鉴定,两人的伤都构成轻伤。


    小芸的弟弟因涉嫌故意伤害被逮捕。阿木向法院起诉离婚。


    在法庭上,小芸后悔不已。她说,自己对阿木是有感情的。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冲动,酿成大错。她坚决不肯离婚。


    法官发现,小芸的弟弟涉嫌伤害一案也在少年家事法庭开审。因为两案有关联,于是就并案处理。法官考虑到,小芸弟弟涉嫌伤人案也是因婆媳纠纷引发的,情节并不严重。但如果要取保候审,就要取得受害方的谅解书。


    而阿木表示,自己跟小芸之间没什么大矛盾,他说小芸心思不坏,就是说话嗓门大,说的话也比较冲,容易伤人,婆媳关系处不好,使他很为难。而现在闹到这个地步,不离的话,自己无法面对家人。


    夫妻俩在法官的主持下,做了心平气和的交流。最终,小芸表示,理解阿木的处境,同意离婚。她的一个条件是,离婚后,彼此不要做仇人,因为毕竟两人还有一个孩子。


    最后,阿木在向父亲和妹妹征求意见后,给小芸的弟弟出具一份谅解协议书,小芸的弟弟得以取保候审,还可能争取缓刑。


    最终,两人心平气和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并相互给与对方祝福。

关闭本页正文结束!